2007年9月25日 星期二

真正的學術人


Adrienne Chambon是教我認識傅柯的老師,他所編的Reading Foucault for Social Work是社工界第一本以傅柯為主的社工書籍,是當年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的暢銷書籍,在各社工期刊都有很好的書評。這次回到多倫多,與他喝咖啡時,我問他為何不應出版社的要求,繼續編第二本傅柯與社會工作的書?他回答說,「我要做新的東西,傅柯又不是我的地盤,需要我要不斷出書來宣示這是我的專長。」如同傅柯要求讀者不要把他固定在特定類型的思考,我的老師也一樣自我要求在思考上不斷創新與前進。當下,我感到他是一位真正的學術人。
我問他最近的研究取向,他說他開始思考藝術與社工之間的關係。他認為社工知識以文字書寫的方式過於狹隘,只有少數人願意或可以書寫、閱讀,但藝術(圖片、畫作、舞蹈、戲劇)卻是人人都可以參與的溝通形式。我問他,那這樣的研究不是很難找到期刊發表嗎?他笑笑說,對阿!所以我寫的東西都不在正式期刊中。不過,我真的很享受這個探究的過程。每天都有新的想法、新的刺激。他與我分享,一個由一群女性街友創作的繪畫計畫;一個由學生參與完成的紀錄片放映會。他說,我們社工服務的對象都可以透過藝術的方式改變我們與他們互動的形式,深化我們對他們的認識,這對我們社工的實務是多麼大的突破!
他完全不在意他的研究是否可以發表?或發表在SSCI期刊上?只關心社工知識發展是否因此而有新的突破與空間。他對知識的熱情讓我看到真正學術人的理想。這或許是這次進修最大的收穫。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拜讀王老師傅柯與社會工作一書
雖然讀起來我仍懵懵懂懂
卻終於讓迷亂的我
找到回應的出口
找到被支持的感受

六年的實務工作經驗
讓我感到雙手沾滿血腥
即便我真的很用心很投入

謝謝老師
發表這麼多貼近實務夥伴心靈的文章
透過您的文章促使著我進行更多自省的
內在對話

kengyu 提到...

王老師:
每每在性別運動與教學中有些困境
就來這兒看看彼此的不同位置所書寫的充電分享
每每面對公費留學考試退卻的當下
就來這兒看看再燃起我對多倫多OISE的激賞
於是鼓勵自己勇敢向前邁進
謝謝你的分享
希望有朝一日也可以親臨與您同一個校園的學術刺激
台灣的博士中輟生 痞子木^^
http://blog.ccvs.kh.edu.tw/guidance/

小草 提到...

我是小草啦 熱線的小草 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

我一直到今天才找到這。XD

看到你這篇文章,勾起我一職藏在心中的想法。我其實一直都很喜歡文學。也覺得,為啥助人工作專業卻鮮少有人看到原來文學與其他藝術其實對我們的想像力有很大的啟發作用。

前陣子又把白先勇的孽子再拿出來看一遍。順便買了兩本英文版的孽子寄給我在西雅圖的兩個拉子老師。一個在社工系一個在心理系。

孽子,我已經唸了好幾遍了。不過,這一次,我一邊唸,一邊想:做為一個社工,我可以和這些孩子們一起做些甚麼?如果我是他們的社工的話。想著想著,我突然覺得,其實,我可以做很多事。也越發覺得,孽子裡面把人物間的關係刻畫得很完整。我幾乎可以為把裡面的人的關係畫成一張大型的家系圖,也同時,為這些人設計不同的介入方案。

很好玩。不是嗎?

只可惜,好像沒有人這樣玩過。:(

啊,我不知道智偉有沒有跟你update我的近況?我去年從西雅圖華大拿到MSW之後,就到芝大的社會服務行政學院繼續唸博士班了。明年我得考資格考。現在的狀況有點小危險 XD 哈

敬祝

安好